登录

×
登录

注册

× 注册

淫荡的老婆和奸夫

•  发布时间:19-09-14 23:06:43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49

我和老婆惠蓉 婚已近三年,由於我精虫太少致尚 子息,再加上不 工作繁

忙、疏於房事,使老婆不 感到空 寂寞, 於 色狼有机可乘。

那天晚上,正巧家中 故 ,老婆提 到隔壁昆博家看第四台,我想既是

居, 然昆博是本村的大流氓,但 不 我 怎 吧!

到了他家 口,我 :“昆博,我 家 坏了,想 你 家看,好 ?”昆

博穿著一件短 ,上身坦露、胸膛 刺著青,黝黑的皮 、健 的体格,令我老婆

也看得下体 、粉 。昆博 也 眼盯著我老婆的身材直看,惠蓉穿著一件

低胸上衣和短裙,里面是粉 色胸罩和 。昆博於是安排我坐在旁 ,惠蓉坐中

,他 我老婆旁 坐著。昆博 :“渴不渴?我拿 料 你 喝”,我喝了後

全身 力,但意 尚清楚,我老婆 全身 ,原 他在我 料中下了迷 、在她

的 料中下了春 。

昆博 效 作,便 :“ !惠蓉,我 看 精彩的”, 著,他已拿出

色情影 播放。 幕上正有一 男女在交合,不 淫叫 ,令惠蓉想看又不敢

看。此 昆博也大 地 住惠蓉的腰并 :“惠蓉,你丈夫多久干你一次?”

“ ,你不要 的那么粗,我老公平 工作太累,一 月才和人家做一次。”

“我的 根本 就很粗,不信你摸摸看”,他拉著老婆的手去摸,惠蓉摸了一

下, 上 回 :“ !我老公 在 里,你 。”

“你老公已被我下了迷 ,二小 不 起 破坏我 的好事”,老婆听了,

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不再抗拒昆博,也害羞地 靠在他健 的胸膛上。

他的手慢慢撩起惠蓉的上衣,露出粉 色胸罩,“哇!你的奶 真大,奶罩都

快被 破了, 哥哥好好摸 爽。”

“人家的乳房本 不大, 了 找你, 特意去隆乳呢!”想不到老婆 了心

的奸夫,竟 出 种 ,令昆博更加淫 大 :

“好 淫 欠干的婊子,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奸的爽死!”此 他已用力扯掉惠

蓉的胸罩, 始用手大力搓揉。

看老婆被 奸(二)

昆博已 始 惠蓉的乳房,一 儿大力捧起,一 儿 扣乳 ,令她 目

享受不已:“啊……昆博哥,你摸乳的技 真是 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 爆了,

啊……人家的乳汁快 你 出 了!”

昆博此 也抬起惠蓉的 :“ , 我 一下吧!”

奸夫淫 正火 地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 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老

婆 下体也在扭 扭去,似乎淫痒 忍。

“ ,你的下面好像很痒, 哥哥 你止痒吧!”昆博已伸手 入老婆的

短裙 ,摸到她 的三角 ,“惠蓉,你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 都 答

答的,你的 穴是不是欠干,才 流出 么多淫水?”

“ !人家的小穴就是欠你 大色狼的淫棍插,才 淫水直流不停。”

此 昆博索性把老婆的窄裙 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祗剩一件三角 ,那支

毛手已伸入了她的 , 始 重有序地搓揉她的 部,“你的 毛 可真 ,听

毛 的 女 偷 子,是不是啊?”

“死相,你 笑人家嘛!”

“哈…… 害羞,哥哥今天 把你 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 你享受 客兄

的快感,包你一吃上 ,以後 有我的大 巴 操,你就活不下去。”

此 昆博已 下老婆的 ,她的 腿害羞地 ,他的毛手 不放 ,用力

在她的 部搓弄。

“惠蓉, 摸你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里啊?好痒……好爽……不要……不要……不

要停……”

“ 是女人家的 蒂,祗要被我摸上手,保 她拜托我用大 巴狠狠干 她的

穴。”

此 ,惠蓉因 蒂被昆博搓得淫痒 耐, 手竟也主 地 著昆博 的

物。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 有你的大 巴……”

“好,先把老子的 吸硬,再 插 你 欠干的水 。”

惠蓉已跪在昆博前面, 下了他的 ,露出一根十多公分 、又黑又粗的大

巴,令老婆害羞 。

“怎么 ? 支比起你老公的, 大 ?”

“ , 然是你的老二 坏!”

老婆已含著昆博那支青筋暴露、又 又粗的大 具吸吮起 , 不 出“

”的 音。

“ 女人, 便把我的睾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蓉也遵命地把他 大睾丸含入口中舔弄,令昆博的 巴愈 愈 大,看得

半清醒、又佯 昏迷的我,也不禁下体膨 起 。

此 昆博也忍不住老婆吹喇叭的技 :“唉,你吸 的技巧真好,快把

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

“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甚么,你要 出 啊!”

“ ,人家不好意思 ……”

“你不 ,老子就不干你!”

“好嘛,快用你的大 巴干 妹妹的小穴,人家要嘛…… !”

昆博才 :“既然你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你操 爽快!”想不到老婆在春

作下,竟哀求昆博 大淫魔奸她,令我下体再次充血。

昆博在老婆哀求下,已把她 沙 抱起,想在客 干她,老婆才 :“到房

里去嘛, 里有我老公在,人家 害羞。”

“放心吧,小 ,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 , 我 干得天昏地暗的。”

看老婆被 奸(三)

昆博把惠蓉吊足胃口,已准 如她所愿地去奸她,想不到他竟 我老婆放在

我旁 的沙 上,老婆似做 事地偷瞄我是否醒 。

昆博:“小美人,我的大 巴要 干你了,喜不喜 ?” 著,便握住那支

已入珠的大 巴, 在老婆的 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 再 惑人家了,快把大 巴插 ,啊……人家里面好痒,快干

妹妹的小穴。”

“你的 穴是不是欠干?快 , !”

“ ,人家的小穴欠你干、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 有你的大 巴。”

“好,干死你!” 著,昆博屁股一沉,大 巴“滋”的一 ,干入了我老婆

那淫水四溢的肉洞 ,祗 昆博一 干我老婆、一 粗 。

“ 干你爽不爽?欠干的妹妹,干死你!”他 要求惠蓉被他干爽 大 叫

春,以助淫 。

“如果你的水 被我的大 干爽 ,就大 叫床, 你老公听到,你被我

大色狼奸得有多爽!哈……”

“ ,你的坏 西又 又粗,每下都干到人家最里面,啊……大 有棱有

角,撞得人家子 口好重、好深,你的 巴 有 粒凸起,刮得人家 道壁好麻、

好痒……好爽……”

“小 , 叫入珠, 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 麻、 道收 、淫水

流不完啊!怎 ,大 干得你深不深?”

“啊……好深……好重…… 下干到人家子 口了,啊…… 下干到人家心口

上了。”

昆博一 干我老婆那久未 滋 的嫩穴,一 欣 她胸前 大乳房在一跳一

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著 搓揉。

“好妹妹,你的奶 真大,被我干得前後 。”

“人家的三 是38,24,36啦!”

“你的穴 得真 , 是 生 小孩的女人 道 ,干死你!”

“人家的小穴平 欠男人干,又 生育 , 然 。倒是好哥哥,你的大

巴比人家老公的 粗 , 人家好不适 。”

“放心,以後若是你的水 空 欠干,就 我的大 巴操它几百遍,就 慢

慢适 了,哈……”

“ ,你取笑人家和你偷情。”

一番打情 俏,想不到平 端庄的老婆,竟喜 听昆博 的 些 和三

字 ,真令我听得气炸,但下体又再次充血。

此 昆博要求 姿 , 成他坐在我旁 ,但 在他上面的,是我淫 的妻

子,惠蓉已跨坐在昆博膝上,手握著他粗 的大 ,上面 沾 她 情的淫水。

“ ,用力坐下 ,保 你爽死。”

“啊……好粗……好 ……好舒服……!”

由於老婆面 著昆博,任由昆博 手抱住她的丰臀 吞吐大 巴,令她忍不住

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 一 一出的抽插。尤其昆博全身又黑

又 ,和我老婆雪白的 色,形成 烈的 比,再加上 人交合的叫床 ,搭配著

性器 密 合的“啪啪” , 有淫水被大 巴操出的“滋滋” ,再加上 人激

烈交合的沙 咿哇 ,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

看老婆被 奸(四)

昆博一 用手抱住惠蓉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老婆丰 挺的左乳,另一手

用力搓弄她的右乳。

“好哥哥,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下面的肉穴被你大 巴抽插, 乳房都

被你吸得好爽……啊……”

“ 抱著相干的姿 ,爽不爽?”

“ 种姿 ,我老公都 用 ,他祗 男上女下, 然有些 情,但令人

又羞又爽。”

“ 是偷情 女最喜 的招式, 你也不例外,待 有更爽的。”

著,昆博就把惠蓉 腿抱起,并叫她 住他的脖子,就 昆博抱著我老婆

在客 走 干。

“小美人, 招式你老公不 吧! 干你爽不爽?”

“ , 人家被你抱著 走 干,淫水也流得一地,好 情,不 比

才更爽……啊……”

由於昆博身材高大健 ,我老婆 玲 盈,要抱著如此白晰性感的淫娃

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 年 力大的流氓昆博 ,自是 而易“ ”。

他抱著惠蓉走到窗 旁 ,正好有 支土狗在 事,“小 ,你看外面

支狗在做甚么?”

老婆害羞地 :“它 在交配。”

“就像我 在相干啦。哈……”昆博露出奸淫的笑 ,老婆害羞地把 靠在昆

博刺青的胸膛上

“小美人,我 也像它 交配,好不好?”

此 昆博已把惠蓉放下:“像母狗一 趴下,屁股 高,欠干的母狗!”

我老婆也乖乖的像外面那支思春的母狗一 趴著,臀部高抬地等待昆博 支大

公狗 干她:“昆博哥,快把人家 支 情的母狗干得水 流 吧!”

昆博也急色地挺起那支大 ,“滋”一 插入惠蓉 密的肉穴 ,模仿外面

那 支交配的土狗,肆意奸淫著我漂亮的老婆:“ , 干你爽不爽?”

昆博一 抽干我老婆的嫩穴,一 也用力拍打她 的美臀:“你的屁股 真

大,快扭 屁股, 女人!”

惠蓉像狗一 趴著被昆博抽插淫穴,扭 屁股 , 胸前 大乳房也前後

,令昆博忍不住一手一 抓住玩弄。

“啊……好哥哥…… 丈夫……,你的 干得人家好深……好麻……好爽!

啊……你的手真 ,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

“听 屁股大的女人 生育,你怎么 生小孩?”

“因 我老公精虫太少,平 又 人家 守空 ,所以……”老婆哀怨的 。

“放心,我的精虫最多,保 可以把你奸得怀孕,你准 被我干得大肚子的,

哈……”

流氓搞我老婆 然 劣,但也 我老婆享受被通奸的快感,想不到他竟想

把我老婆奸出 种,真令我气 ,但下体 罪 的勃起。

把我老婆像狗一 奸淫後,昆博已气喘如牛躺在地毯上,那支沾 我老婆淫水

的大 巴依然挺立。

“你看我的大 上都是你的淫水,快 我舔乾 , !”

惠蓉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 具吸弄起 ,一 舔弄 、一 哀怨 渴地看著

昆博。在惠蓉的吸吮下,昆博的 再展“雄” 。

“小美人,快坐上 ,哥哥 把你干得爽歪歪, 你享受偷 子的快感。”

“你真坏,又笑人家……”

此 惠蓉已跨在昆博的下体,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大 巴,用力向下一

坐:“啊……好粗……好 ……”

“快扭 屁股, 招 打仗,爽不爽?”

著惠蓉一上一下地套弄大 巴,祗 她 密的嫩穴,被昆博的大 巴塞得

的,淫水也 著大 巴抽插而慢慢 出, 滴在昆博的 大睾丸上。

此 昆博的手也不 著,看著我老婆胸前 大奶子在上下 晃,便一手一

抓住玩弄。有 老婆往下套入 巴 ,昆博也用力抬高下体去干她, 人一上一

下,干得老婆水 麻、淫液四 。

“啊, 下好深,啊…… 下插到人家子 了!”

“ 下爽不爽? 下有 有干到底?干死你!”

看老婆被 奸(五)

惠蓉 在昆博身上套弄 巴 ,正巧外面有人 ,原 是我的朋友永丰。

昆博 :“你是 ?”

永丰:“我是志仁的朋友,叫柳永丰。志仁家 人, 听到你 里有女人叫床

,所以 看看,志仁怎么了?”

昆博 :“我 他下了迷 , 她老婆吃了春 , 在正在他面前干他老婆,

他老婆大肚子,你要不要一起 把他老婆奸出 种?”

永丰平 垂涎我老婆已久,常向我借老婆性感的胸罩和三角 自慰,但一直苦

机 上我老婆,怎可 失大好良“ ”?

“既然志仁不能 足她,我就 他解 老婆的性苦 。”

“永丰哥,人家和你 的奸情,可不能告 我老公哦,拜托!”老婆哀求著。

永丰:“放心,嫂子,祗要你乖乖配合, 我的 干得你肉穴 爽,我就不

。”

“ 了,人家的 衣 最近常被偷,是不是你拿的?”

永丰:“不 ,有一次偷看到你洗澡,就很想 奸你,但一直 机 ,祗好偷

你晾在衣架上的 衣 打手 。”

完,昆博也把老婆的三角 永丰:“ 是她 被我 下的三角 ,上面

有她被我操出 的淫水, 你吧!”

永丰接下後 手一 ,下体也 勃起, 上 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

分又 又黑的大 ,站在老婆面前要求吹喇叭。

“快 我把老二吸硬,等下才能插 你的 穴,欠干的女人!”永丰命令著。

此 惠蓉下口有昆博用力向上 住淫穴,上口正含著永丰的大 巴吸吮,

丰乳 是一人一 在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 色狼爽透了。

“哦……真爽, 么漂亮的女人 志仁娶到真是浪 ,不如拿 我和大哥好

好享用,免得暴殄天物,干!”永丰一 抱著老婆的 吹喇叭一 。

“ ,人家 在不是正 你 大色狼欺 ?”

“以後祗要你水 淫痒、空 欠干,就 找我和昆博 你老公 房事 。”

“ 叫做‘朋友妻,干起 最爽’,何 你比妓女 浪。”昆博竟 我

的妻子比作人 可夫的妓女,真是气人。

“昆博,你干爽了 ?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 干 女人的 穴了。”想不到平

古意的永丰竟要在我面前奸我老婆了。

此 昆博才拔出那根已操了她百 下的 巴。永丰叫老婆面 我趴下:“小美

人,我想在你老公面前奸你,好不好?”

“ !人家 害羞的,在老公面前被男人 奸。”

昆博 迫惠蓉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了一下 睡的我,便低下 。

永丰也握住那根已被我老婆吸硬的大 :“嫂子,我要 干你了,高不高

啊?被我干爽 ,一 看你老公、一 叫春,包你爽歪歪,干死你!”永丰的 巴

“滋”一 ,就干 了 寐以求的嫩穴 。

“啊……好粗……好 ……永丰哥……你干的好用力……快把人家的水 都干

破了,啊……”

“ 根比你老公的 粗吧!干死你,欠男人奸的 !”

“我 你干 ,干她水 不 深,她不爽的。”昆博怕永丰干我老婆不

深, 在後面推他屁股。

永丰已在昆博 後推 下, 手抓住我老婆臀部,“啪啪”地用大 巴狠狠地

抽干老婆那想收 、但又被用力插 的嫩穴,再迅速 肉洞抽出,也抽出老婆被奸

爽而溢出的淫水。

惠蓉 被永丰抓起 看我,“快看,小 ,你正在老公面前和我通奸,爽

不爽?”

惠蓉 一 看我、一 叫春,享受偷情的快感,真令她又羞又爽。

“永丰,人家 奶子,被你干得晃 晃去,真是羞死人!”

“ ,你的奶 真大,哥哥把你奶子抓住,你就不羞了。”

永丰不客气地一 干著我老婆的肉穴,一 用 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昆

博,你推得渴不渴?我 她的奶汁 你吸。”

“好啊,我正口渴,以後不用 牛奶,吸她的奶就 了。”

想不到 居昆博竟 以後不用 牛奶,想喝就叫老婆解 乳罩 她吸奶,真是

“ ”人太甚!

此 永丰已用力 著我老婆丰 的乳房, 躺在地上的昆博大口吸吮老婆的

乳汁,吸得 都凹了 去。

“真好喝!再 ,用力 她的奶!”

惠蓉在 人的 奸下,祗得叫春不已:“啊……永丰……你干的好重……好深

啊……大 每下都干到人家的穴心……啊…… 下干到人家的子 口了……昆博

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都快被你吸光了……啊……”

看老婆被 奸(六)

在他 一 干我老婆肉穴、一 拼命吸她奶子下,惠蓉似乎 到第一次高潮。

永丰:“ ,你老公那根和我比,哪支 ?”

“ , 然是哥哥的坏 西 ,你的 有棱有角,每下都干到人家的子

口, 人家快受不了你的大 巴……”

想不到老婆竟夸永丰的 巴比我 , 干得她更深更爽,真是人 可夫。

永丰:“那你老公平 用甚么招式干你?你最喜 甚么相干体位?”

老婆害羞地 :“人家老公祗 男上女下那种,而且三分 就出 了,哪像你

,可以操人家 么久 硬梆梆的,至於甚么体位作 ,人家不好意思 ,就是那

……嘛!”

昆博插 :“我 才把她抱起 走 干,她好像被我干得又羞又爽,一直

都不敢看她老公,怕被人看 她被奸爽的 。”

永丰 :“ 招叫猴子爬 ,原 你也喜 招。”此 永丰已拔出那根干了

我老婆百 下的 巴,上面 滴著她 情的淫液。

“小 ,你的淫水 真多,快 我舔乾 !”

惠蓉也尊命地跪在永丰面前,大口地吸舔他的 巴, 大睾丸都含入了口

中,令永丰色心又燃, 起我老婆的手,老婆也 手 住他的脖子,永丰已握住

巴,“滋”一 插入惠蓉那 受摧 的肉穴,再用 手抱起老婆的玉腿,一 走、

一 操她肉洞。

“嫂子,抱我愈 ,我的大 巴才能干得你水 愈深!”

祗 永丰抱著惠蓉,像猴子爬 一 ,一 走、一 干她的淫穴。

“ , 招相干的姿 ,爽不爽?”

老婆 害羞 、 目享受,有 哀怨又 助地偷看我,但又 上 ,小

依人地靠在永丰 的胸膛上。

“好妹妹,不用看你老公,他不 起 破坏我 的好事。被哥哥干爽 ,可以

情叫春,志仁 欠你的房事,我今天 好好 你的。”

永丰真是可 ,藉 房事之名,行奸淫 女之 。

祗 永丰抱著惠蓉,在客 一 走、一 干,老婆由於体 盈,加上全身

空,祗有 手 住永丰, 奶子 在永丰 的胸膛上,加上 手抱著 未

曾生育的少 美臀,又控制老婆的嫩穴 吞吐自己的大 巴,真令永丰淫 大 ,

便向一旁休息的昆博 :“昆博,快拿照相机, 我和 拍照留念!”

“ ,人家 害羞,不要……”

此 昆博已拿出相机,永丰把老婆臀部抱得 的,大 巴整根深深 在她的

子 口。

昆博:“小美人, 手 他的脖子,秀出你最欠干的 !”

此 老婆才害羞地 , 靠在永丰健 的胸膛上。

想不到永丰竟想留下他和我老婆通奸的照片,作 以後要 老婆、任他奸淫的

把柄。

“ , 种照片要是 出去,以後人家怎么 人啊!”

“放心,小 ,祗要老子想干你 ,你就乖乖地和我幽 ,就 事啦!”

此 影 上正出 黑人和一 白种女人作 的 面,令昆博又起色心:

“小 ,你有玩 三 ?”

“ ,人家今天 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作 ,哪有玩 三 ?更何

人家一 肉洞怎能塞入你 支大 巴呢?”

“放心,你的淫穴又 又有 性,有 支 干穴,一定爽死你!”

此 ,昆博 稍 ,又令老婆 他吸弄,永丰 然也不落人後,惠蓉 是照

“ ”全收,吸得 都鼓了起 。 人的 巴在老婆吸吮後,又次再度 硬挺

拔,昆博先坐在我旁 的沙 上,再令惠蓉面 他套入大 巴坐下。

“啊……昆博哥……你的 巴又 ……又 粗了……啊……”

此 昆博也用力抱住惠蓉的屁股 吞吐大 。

“干死你,小 。永丰,你可以 後面插 了!”

“永丰,不要,人家的小穴不能容 支大 巴。”

永丰也不管老婆的哀求,祗想 支 巴干同一 肉穴的快感。

“嫂子,我和昆博 支大 , 把你的水 干得爽死,不用怕!”

祗 老婆那 密的肉穴已有 支大 巴塞入, 一 空 都 有, 色狼又

黑又 的体格,和老婆白晰 嫩的玉体形成 烈的 比。再看 老婆那 受摧

的 道口,塞 支又黑又粗的 具,正在出出入入,不 男人的三字

和老婆被奸爽的淫叫 ,令我有种罪 感的亢 生。

看老婆被 奸(七)

昆博和永丰正 手奸我老婆 ,昆博 :“永丰, 欠干的女人, 有

支 巴操她是不 爽的。”

永丰:“想不到 么 密的嫩穴,竟能同 塞入我 支大 。真爽,干死

她!”

惠蓉:“啊……你 好坏, 支大 巴一出一入,有 同 干入人家又小

又 的子 口,害人家的小 快被你 干破了,啊……”

此 妻子也害羞地偷看我是否已清醒,是否看到她被 色狼 奸 的 :

“啊…… 下好深,永丰哥,你的 巴干得太深了……啊……昆博哥,你 巴上的

入珠,刮得人家 道好麻、好痒,啊……”

昆博:“ 是我 了和你 些偷情 女通奸特地准 的,保 干得你 道

每 痒 都 搔到,保 你被操得爽歪歪。”

昆博也看著老婆的 唇 心, 人 地深吻起 ,令永丰吃起醋 ,便 手

抓住惠蓉丰 的乳房用力搓揉,令老婆全身上下都 色狼奸透了。不久,永

丰也要求 我老婆,便仰躺在地毯上, 惠蓉面 他套入大 巴,老婆也害羞地伏

在永丰身上,任由他一前一後操她淫穴。

“昆博, 你 後面插她吧!”

此 昆博 稍 ,便拿出印度神油抹在 上,大 再次青筋暴 。

惠蓉:“昆博哥,你在抹甚么?快 干妹妹流 的嫩穴嘛!”

昆博:“ ,等我擦上神油,我的老二便可以再操你几百次仍然 硬 比,

哈……”

永丰也 老婆坐起, 人抱著相干,他 手用力抱住我老婆的下体, 回吞吐

他的大 巴。

惠蓉:“ 招抱著相干的招式, 人家好 情哦!”

永丰:“ 也是偷情 女喜 的交合姿 ,姿 歹 系,爽就好,是不是?

。”

惠蓉祗好 手 永丰的背部,下体任由永丰 回套弄大 巴。偶而,她也

偷看一下自己下体的“ 巴套子”,正有一根又黑又粗的 在不 插入抽出,令

她粉 一 ,便靠在永丰的胸膛 嗔叫淫。

永丰:“ 招老 根,把你抱著干穴,爽不爽?小 。”

惠蓉:“啊……永丰哥, 丈夫,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啊……你的 大

睾丸撞得人家 阜好痒、好爽……啊…………”

此 昆博的 在抹上神油後,再度充血 挺,又看著永丰和我老婆在抱著交

合,下口 密 合, 上口也 得火 ,令他忍不住的 :“ 娘 似乎很喜 被

男人抱著干穴, 我也 抱抱她。”

永丰 才意 未 地放 惠蓉,老婆害羞地放 住永丰的手,再 身 住

昆博的脖子,下面的肉穴又 了另一支大 巴。

“好哥哥,你的 巴又 硬…… 粗了,啊……插得人家穴心好深、好麻……

啊……”

惠蓉祗好 手 昆博的脖子,下体任由他抱 吞吐大 巴,看著昆博健

黝黑的体格, 有胸前的刺青, 她感到被一 ◇武流氓 奸的快感,加上昆博不

干她, ,真令她又羞又爽。

“小美人,昆博哥抱著你相干,爽不爽?”

“ ,你 色狼好坏, 欺 良家 女,人家不 了!”

“ ,抱 一 ,哥哥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嘛!你的 奶子撞得我胸部好

爽, , 哥哥 一下。”

昆博也不放 老婆的 唇,四片相接,舌 也勾搭起 。

“永丰, 便 我 拍一 抱著相干的照片做 念,以後我想干女人就不用找

妓女,一天要干她几百次都可以了,哈……”

想不到昆博也 永丰,想留下老婆与他通奸的 据,把惠蓉 作妓女一 任其

逞泄 欲,真是可 !

“昆博,你 抱著人家相干,令人家好羞,你的毛手捏得人家屁股好用力,

,啊…… 下干得人家穴心好麻……”

“小 ,你想不想干深一 , 便享受被射精 入子 的快感?”

“不行,今天是人家的危 期,如果哥哥射精在人家子 ,人家 受精怀孕

的。”

“哪有祗要享受干穴的高潮,而不要体 一下被我射精 入子 的快感?”

看老婆被 奸(八)

此 昆博已把我老婆平放在地毯上,并在她下体 一 枕 ,令她 部高突,

以便承受他射出的精液,恨我此刻仍全身 力,祗能眼 看著老婆要被流氓 奸

得受精怀孕。

昆博:“小 ,既然你老公的精虫太少,那我就 他射精 入你的水 吧!

哈……”

惠蓉:“不要射在里面啦,人家 大肚子的,不要啦!”

昆博不管我老婆的哀求,已 著老婆用男上女下的方式,一下比一下深、一下

比一下重地操她的肉穴,不 “滋滋”的淫水 、与性器交合的“啪啪” 、

再加上昆博的淫言 和老婆的叫床 。

“ 下干得你 不 深?…… 下爽不爽?干死你!”

“啊…… 下好深……啊…… 下干到人家子 口了…… 下干到人家心口上

了,啊……”

永丰也不放 老婆胸前晃 的玉乳:“好妹妹,我想和你乳交,好不好?”

“ !人家的乳房被你那坏 西插,羞死人了!”

“ 害羞, 就知道,保 你爽歪歪!”

可怜的老婆下口被昆博一下比一下重、偶 旋 地抽插嫩穴, 乳房

也被永丰 出乳 , 在中 的一根大 具 回抽送,令她上口不 地叫春,以

助二人淫 。

“永丰,你干得人家乳房……好痒……好酥……好爽……啊……昆博哥,你的

大 得人家子 好重……人家的小穴穴快被你的大 破了!”

永丰干了一 我老婆的乳房後,也下 在昆博背後推他下体, 昆博的 巴可

以干得老婆的肉穴更深、更重。

“啊……永丰,你好坏哦!……推得 么用力,人家的小穴快 他干穿了……

啊…… 下干到人家子 了!”

永丰不理老婆的求 ,仍狠力推送昆博的下体 抽干惠蓉。

“小 ,昆博的 巴有 有干到你的水 深 ?……哈……”

昆博:“永丰,快用力推,我要射精 入她的子 了!”

此 永丰加快推送昆博下体, 他猛烈不留情地用大 抽插我老婆的淫穴,

祗 三人都气喘如牛,惠蓉的下体仍不 被操出淫水,昆博 大睾丸也 回撞

她的 阜,令她春心 漾,似乎不再反抗,准 接受昆博的精液射入她的子 ,

用手 著他的 “巨蛋”。

“我的 弗 大吧!等一下射精 入你水 , 你爽死, 女人!”

抽插了老婆百 下後,三人气息 急,最後昆博用力 大 巴干入老婆的子

口,“咻咻”的射出 稠的精液。

“干死你!”

“啊……你的精液好多、好 ,射得人家子 好用力哦……”

昆博射精後三分 ,才把 巴 老婆那注 精液的肉穴中拔出,再与永丰 掌

交“棒”,要 流射精 入惠蓉的 道 。

糟糕!如果 永丰也射精 入老婆子 ,以後老婆受精怀孕,生下 的小孩要

叫 做爸爸?——但一定不是我。

“永丰,你不能再射精 入人家子 ,不然,被你 奸出 的小孩要叫 做

爸爸?”

昆博答腔:“哈……一 叫你老公做爸爸啊!……我 祗是代他干你, 你受

精怀孕, 他作 成的爸爸,不好 ?”

真是可 !居然要 我戴 帽, 搞不清是 播的种。

看老婆被 奸(九)

此 永丰已 在我老婆身上, 大 巴再次插入她那不 流出昆博精液的淫穴

抽干,昆博也 力地推著永丰的下体。由於他力气大,推起永丰的下体去干我老

婆的肉穴 ,更是粗重有力。

“啪啪”的 人性器交合 ,伴 著惠蓉的淫叫。

“啊……昆博,你推得太重了……啊…… 下干得太深了……啊……人家的小

穴快被永丰的大 干穿了……啊……”

永丰:“昆博,再用力推,我要射精 入她子 了!”

著, 百 下的抽插,永丰也“咻咻”地把他 稠的精液,射入我老婆的

子 。

“啊……永丰哥……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 好用力、好 、好多哦……”

永丰在射精 入我老婆的子 後,仍 住她穴心五分 才拔出,以免精液

流出。

三 奸夫淫 一番妖精打架後,也一同 入浴室,由老婆 他 清洗全

身的汗水与淫液,享受一番免 的泰 浴。

他 清洗完 後十分 ,我也恢复了精神和体力,看到老婆似做了 心事地

坐在我旁 ,昆博 拿著老婆的胸罩把玩,上面 有她流出 的乳汁,永丰 拿著

老婆的三角 欣 ,上面沾 了她的淫水和他 的精液。

昆博:“志仁,你 才喝醉了,你老婆 , 你睡一下就好了, 知 一睡,

竟 了看一 精彩的床 。”

我 :“甚么精彩的床 ?”

昆博:“ 小 前,我朋友的老婆 找我,因她老公不常干她,令她水 空

淫痒,所以 找我 她止痒,我便 她吃了春 , 把她干得淫水 、叫春

。一 儿把她抱起 干穴,一 儿叫她像狗一 趴在地上 我操她肉洞,真是精

彩 比,你老婆看到我抱著她 走 干 , 忍不住自慰起 ,一 摸自己乳房、

一 部,好像很渴望被我干一 。哈……”

完,老婆 一 :“ ,志仁, 听他 !”

我 :“咦?永丰,你甚么 候 的?”

永丰:“我一 小 前 的,看 昆博正和一 少 交媾,我 了 她老公

一 房事 ,就和昆博 手操 欠人干、欠人奸的 ,你老婆看到我把她抱著

相干, 下自己的三角 自慰,好像希望我抱她相干一 渴。”

惠蓉嗔道:“ ,永丰哥,人家是被你那高超的性 技巧吸引,才 子

的……”

我听 淫棍奸了我老婆後, 要消遣一番,真是气得面 耳赤, 都 不

出 。

昆博:“志仁,你老婆的胸罩真性感,可以送我欣 ?”

永丰也 :“志仁,好友一 ,你老婆沾 淫水的三角 送 我吧, 我想干

她 ,不 不 ……想干女人 ,可以拿 打手 ,好 ?”

我 好气地 :“ 都是她的 衣 ,要不要送你 ,我 意 。”

惠蓉害羞地 :“真是羞死人了! 人家的 衣 都要。 ,拿去吧!”

我和老婆踏出昆博家 口後,耳畔彷佛 听到昆博和永丰的淫笑 :“

干 水 么 的少 ,真是欠人干的 !”

“ 我把她抱起 走 干,她那副欠干的 ,好像希望我干破她的水 一

。哈……”

(全文完)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