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登录

注册

× 注册

我的公司情緣之杭州篇

•  发布时间:19-09-14 23:07:45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44

(一)杭州篇之煜虹

上午,集團的總裁秘書電話通知我,說是總裁找我。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

發懵。畢竟最近有傳聞說是要精簡,難道……?是福是禍躲不過,乾脆些!

我懷著幾分忐忑的心情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大門,陳玉琳笑著對我說:「謝

總等您半天了!

聽到這裡,我稍微踏實一些。謝總沒有說很多,就只有一句話:「我剛簽署

文件,任命你為浙江分公司總經理。這邊你交接一下,下週去杭州。

謝天謝地!

到杭州上任的第一天,我就發現一個尤物,儘管已近中年,但歲月絲毫掩飾

不住她那迷人的成熟女性的風韻。初次見面,小弟就有些蠢蠢欲動了。

她叫王煜虹,是杭州分公司的行政主管。主管,真的有些屈才了,就憑這模

樣以及柔柔的嗓音,明明就是我的辦公室主任嘛!不過還要看看是否識相,這點

更為關鍵。

為了達到我的目的,我先在公司裡面開始整頓,辦公室主任、我的秘書全都

轉到業務部門,我得為自己留些空間呀,再說這兩個位置的人決不能跟我二心,

而且一定要為我所用呢!

在工作 中,我始終特別關注王煜虹,漸漸的,我發現她工作熱情很高,而且

下屬對她的感覺也不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在她迷人的微笑後面,多

少隱藏著幾分淡淡的憂愁。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我決定冒險一試,任命王煜虹為辦公室主任。由於集

團在精簡機構,公司的人倒沒有什麼反應,於是我加緊了自己的行動。

上任後,鑒於工作關係,我和王煜虹接觸的時間越來越多,關係自然也就越

來越熟,同時我也開始試探,有時有意無意的說些準黃色的笑話,有時藉機在她

翹翹的臀部蹭一下,這些都沒有引起她的明顯牴觸,我覺得機會可能不遠了。

那是一個週二的傍晚,她陪我跟客戶吃完飯,回到公司後,在我的辦公室整

理文件。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她今天晚上看上去臉上比往日平增了幾許紅暈,更

讓人垂涎。她給我倒好茶,我坐在沙發裡面,看著她在那裡整理文件。

「劉總,您稍等一會兒,文件快整完了。」

「辛苦,辛苦。」

「沒什麼,您看看還有什麼事情嗎?

「沒有別的什麼。不過總聽你叫我劉總有些彆扭,白天是上班時間,現在已

經不是了,不要拘謹。 」

「這樣不好吧?!」

「煜虹,沒關係的。」

「那我就叫您智勇吧!」

「這樣才好。你近來工作很努力,幫了我許多,我還沒有謝謝你呢?!」

「別這麼說,是我應該做的,我還沒感謝您的提攜,您倒先感謝我什麼的,

真讓我不好意思。 」

我們就這樣聊著,終於她把文件整理完了。當她把文件遞給我的時候,我從

她的眼睛中察覺出淡淡的憂傷,眼睛有些發紅。我隨意道:「煜虹,近來你心情

怎麼不好?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她說:「沒有呀。」但隨後有一絲極輕微的歎

息。這下終於證實了她的言不由衷。

女人是水做的,水也有清濁之分,也有冷熱之別。女人的幾許哀怨讓她們或

許顯得有幾分傷感,但傷感的女人比那些俗脂粉黛更有幾分味道,就像曹雪芹筆

下的林黛玉似的有一種讓男人著迷的性感。當時我就有了衝動,我的陰莖就時不

時的硬了起來。

「方便的話,能告訴我嗎?」說話的同時,我拉著她在沙發上坐下,隨手給

她倒了一杯水。

起初,她沒有說什麼,眼眶有些濕潤,後來她開始講述她的故事。原來,她

是個孤兒,結婚不久先生生病去世,家裡老人說她剋夫,漸漸地跟她不再來往。

在表示同情的同時,我的左手自然的爬上了她的香肩,她只是抖了一下,沒

有繼續說下去,我的右手進而握住了她的手。她又抖了一下。

「想不到生活中的你和工作中的你有這麼大的反差,唉!」

我自然地用了一點點力氣,她開始緩緩的移向我的懷抱。

突然她說:「您別這樣,讓人看見不好的。」

我笑笑:「這裡是總經理的辦公室,再說也是下班時間,我們是好朋友,不

是嗎? 」

她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把身子輕輕地靠在我的肩上。陰莖開始迅速的勃起,

我用嘴親吻她的秀髮,同時感受著她特有的幽香,品嚐著她成熟性感的味道。她

沒有什麼反應,還是默默的沒有做聲。

我就大膽的親吻她的額頭,她推了我一下,我一下吻住她的雙唇,她又推了

我一下,我摟緊了她,舌尖終於撬開了她緊閉的雙齒,找到了她的香舌,隨後就

糾纏起來,後來被吸到我的嘴裡,她的身子變得軟了。

過了一會兒,舌尖移到她的面頰,我聽到她輕輕地哼了一聲,歎了口氣。當

我再度遊到她的唇邊,她的嘴唇主動開啟,香舌從裡面探了出來。突然,她摟緊

我,纏在一起,變得瘋狂。

我的手伸進她的衣服揉搓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不止盈盈一握,乳頭很堅

硬,感覺好極了。我開始解她的衣服,她用手阻擋著,說道:「不要在這裡,行

嗎? 」

我抱起她,走進裡間,把她輕輕地放在沙發上,一隻手繼續撫摸她的乳房,

另一隻手慢慢地沿小腿向上,觸到她裙子下面的內褲,停留在那裡,繼續輕輕地

揉搓著。

她早已經濕了,濕了一大片!我的陰莖已經膨脹到極點了!

我用力地往下一拉,除去了她可愛的內褲,把白色的蕾絲放在唇間,感受著

有些腥鹹的氣味,吻了幾下,放在她的唇邊。她把頭閃開,我把頭一下埋進她的

雙腿之間,開始舔舐她的陰戶,好濕呀!

我把她頭朝下壓在沙發上面,用雙腿輕輕地夾住她的頭,用舌尖探索著,從

肛門的後面開始,一點點的慢慢的移動。邊舔邊用雙手去擠壓她的發硬的乳房,

最後手指停在硬硬的乳頭上搓揉,碾過來揉過去。

我舌頭感受著她的陰唇,感覺到十分肥厚。淫水開始從她的陰部慢慢的流向

她的腹部。她在我的雙腿間開始扭動,小聲的哼哼。

我開始用我的舌頭舔舐她的整個會陰,把她湧出的淫水不斷地刷在她的細縫

上面。她淫水股股的流出,她開始用雙手勾住我的背部。我的舌尖從她的大陰唇

遊向小陰唇,逐漸的在她的陰道口周圍畫圈,輕輕地觸及她的陰蒂。當我感覺她

的陰蒂發硬的時候,就張嘴,一口咬住了那個很硬的小東西。

她突然叫了一聲。隨後就沒有了聲音,嬌軀在我的胯間加快了扭動。

我唾液混著她的淫水縱橫在她的陰部。她的身子突然抽搐了一下,伴隨著一

聲壓抑的呼喊,她的雙腿緊緊地夾在一起,我的頭感覺有些疼。我趕緊咬住她的

陰唇,口鼻被她裡面噴出的暖水糊住,不能呼吸,她也變得僵硬了。她的高潮來

了!時間凝固 了!

過了一會兒,她變得鬆軟起來,我的舌尖開始進入她的小穴。她的淫水還在

一股一股的湧出,我吃了一口,有點甜,還有一股淡淡的鹹腥。她長長的出了一

口氣,輕聲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我把頭從她的雙腿間退出,抱住她,她只是緊緊地抱著我,還在回味剛才的

高潮。

我繼續用粘滿她的淫水的嘴親吻她的雙唇,用我的粘滿淫水的舌頭在她的口

裡使勁地交纏著,她慢慢地用手撫摸我的背部、胸部並開始向下移動,停到我的

褲腰,顫抖著給我解開了腰帶,拉開了我的內褲。我的陰莖早就挺在那裡。

她的雙荑摸到我的陰莖時,我的呼吸有些急促,她開 始慢慢套弄我的陰莖,

一上一下,很有節奏。我變得更加亢奮,我的陰莖也開始暴起,青筋畢露,我的

全身的血液在往一個地方不斷的衝擊。

伴隨她的套弄,我的快感越來越強。

我一下子把她的身子翻過來,雙腿夾住她的頭,一口咬住她的陰蒂,她疼的

「啊」了一聲。同時我迅速的將陰莖挺入她的口中,我感覺陰莖一熱。

「唔……唔……唔……」她扭動頭想拒絕,但是我把雙腿夾緊,讓她不能動

彈。隨著我的舌尖進一步深入她的陰道,她不再拒絕,進而開始用她的小口含住

我的陰莖,香舌開始舔舐、吞吐……

儘管她的動作還顯得有些僵硬和生疏,但我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征服感,快

感也隨著她的吞吐一浪勝過一浪。她的口腔是那麼的溫熱,那麼的光滑,那麼的

濕潮,那麼的性感,那麼的讓人癡迷,那麼的醉人心脾。

我開始抽動,起初她沒有動,但後來她變得有節奏的上下吞吐我的陰莖,我

也就停止抽送,感受著她的唾液包裹著我的陰莖上下翻湧,她的唾液是溫熱的。

我撕開她的襯衣,拉掉她的乳罩,扯掉她的裙子,讓她的身軀徹底暴露。與

此同時,脫掉西裝外套和襯衣,把我赤裸的上身緊緊地貼住她的腹部。

我用手握住她的乳房,那兩只可愛堅硬的乳房,我越抓越狠,她越來越快。

陰莖在她的櫻嘴裡上下左右套弄,她 的唾液潤濕了我的陰囊,滴到地上。我

們開始上下起伏,我越來越興奮,不由自主地哼了起來。

「太舒服了……我快要爆發了……咬我的龜頭……舔我的馬眼……快點……

我的親愛的虹……我的親愛的寶貝……別停下來……別停……好舒服……快……

快……哦……哦……哦……」

我快憋不住了,我的虹越來越快,我炙熱的肉棒在虹充滿著唾液和我的陰莖

口泌出的液體的嘴裡翻攪著。終於我爆發了,我把我的滾燙精液射到了虹的的嘴

裡。

我一陣陣痙攣著,一股一股的發射著我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向虹的咽喉。

我用力的頂住,不讓虹吐出來。開始她還有些拒絕,但是隨著她第二次高潮

的到來,她開始慢慢的吞嚥我的精液,後來就變得有些如饑似渴了。我感覺象騰

雲駕霧一般。達到高潮的我有些虛脫的躺了下來。她爬在我的身上,一動不動了。

漸漸的我有了一些感覺,我感到虹正在用她的香舌清理我的陰莖上的汙物。

我一把抱住赤裸的虹,緊緊地把她摟到我的胸前,用我的結實的胸膛擠壓她

堅硬的乳房,她送上她的櫻唇,開始輕輕地親吻我,用她的粘滿精液和唾液的舌

頭來勾引我的舌頭,我緊緊的擁著她。

我微微的閉上眼睛,回味著剛才射精的快感。我的虹溫柔的把臉貼在我的胸

上,用舌尖慢慢的舔我的皮膚,吻著我的乳頭。溫柔纖細的小手輕輕的撫摩著我

剛剛射精的陰莖。

我們躺在沙發上面,溫柔的纏繞著,靜靜地依偎著。

我問她:「舒服嗎?」

「嗯!」

「我的虹,我的小親親,喜歡嗎?」

「喜歡!」

「可惜呀!」

「什麼可惜?」她 起頭,疑惑的看著我。

「可惜認識你太晚了。」我開始進行我的計劃。

「那有什麼呢?」

「我不會為你離婚,不會娶你的,畢竟離婚也是很麻煩的事。」

「兩廂情願呀,婚姻對我已經不是什麼奢望了,這樣不好嗎?」虹小聲說。

見我沒有出聲,虹繼續說道:「勇,我只要這樣就知足了!」

我什麼也沒有說,抱了她一下,吻著她的柔軟的頭髮。她的頭髮有一股淡淡

的香味,我摸著她的乳房,她的皮膚很好,柔軟、有彈性、雖然三十多了,但依

然不失光滑。

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絲一般的皮膚,她開始用小手撫摩我的陰莖。就這樣我們

默默地聽著座鐘的滴答聲。

虹用右手摟住我的脖子,左手把我的褲子趕到膝下,我 腿把他們除去,兩

個赤裸的身軀攪在一起。

虹突然小聲說:「我那裡有些癢!」翻身壓在了我的身上,我們的舌頭又開

始纏繞在了一起。她的乳房緊緊地貼到我的胸膛上,然後握著我的陰莖,開始套

弄,我開始勃起,開始變硬。

我胡亂的狂吻她的面頰,吻她的堅挺的乳房,咬那個挺硬的乳頭。我們開始

喘著粗氣。我一邊吻著,一邊用手去摸她的陰戶。天哪,濕乎乎的一大片,淫水

又開始流淌。虹喘著粗氣咬著我的耳垂。

「快點,我等不及了!」虹握著我已經堅硬的陰莖,把她的屁股坐了下來,

隨著一股溫熱,我進去了。虹「啊」了一聲。陰莖起初有些障礙,但還是一下子

完全沒入了。 (奇怪,怎麼會有像處女的感覺?可能是許久未作愛的原因吧!)

我的陰莖被溫暖的陰戶包圍著,她的穴肉好像砂紙一般,有無數的很小很小

的花蕾在打磨著陰莖上每一個皮膚細胞,而且還不斷的收緊收緊。

天呀!真的是一個難得的尤物!

一陣陣的快感從陰莖上不斷傳到我全身的每一根神經,我抱著她的渾圓光滑

的屁股,按在我的陰莖上,仔細的品味這種可遇不可求的快感。

「快一些,求你了,我有些受不了了,求求你!」

伴著她的呢喃,我的頭腦開始發暈,腦中一片空白 ,只有一種勇往直前的意

念。虹的屁股開始上下活動,我也不再按兵不動,隨著節奏開始向上迎合著。

「哦……哦……啊……」

「討厭!」

堅硬的陰莖在濕滑的陰道裡上下抽插,原始本能的動作引導著我們,虹開始

大聲的呼喊,宣洩著久違壓抑的心情、宣洩著壓在她的心間的憂鬱,釋放著成熟

女性的快感。她把上身壓向我,只用她的肉屁股在我的陰莖上有節奏地套弄,雙

乳在我的面前飛舞,我張開嘴,不時地在空中咬食她的乳頭,她的乳頭漸漸的變

得有些櫻紅!

她的膣肉越來越緊,我覺得我的陰莖快要斷了。突然,我感覺我的陰莖又增

長了幾分,接下來龜頭被夾緊,有些疼。我知道我的龜頭已經通過她的宮頸口,

進入了她的子宮!快感越來越強,我感覺我快要爆發了,我緊緊的抱住虹,拚命

用舌頭在她的嘴裡纏繞,把她的舌頭吸進自己的口腔,用力的像要吸吮淨虹的唾

液。

「噗吱……噗吱……噗吱……」

兩人的下體在不斷的撞擊著,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快。聲音也改變了原有

的旋律。

「吧唧……吧唧……吧唧……」

我的陰囊能夠感覺到虹的淫水在流淌,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馳騁著。儘管

已年過三十了,但可能先生早逝,多年疏於房事,虹的陰道依然比較緊,宛如處

子,夾的我異常舒服。虹的香汗順著髮絲滴到我的胸上,有些涼意。

她突然停了下來,大口地喘著粗氣,輕輕地在我的耳邊說:「我太累了,做

不動了,抱歉。 」

我坐起身,虹用雙腿夾緊我的腰身,停了一下,我又開始抽插。

當我喊到一百時,我站了起來,抱著虹靠在牆上,雙手托住她的屁股,繼續

著「一、二、三……」

一百一會兒就到了,我把虹抱到外屋我的大班台上。她把雙腿挪到了我的肩

上。 「一、二、三……」

到了一百,虹鬆開雙腿,翻過身,把腿放下,面朝下趴在檯面上。我用雙手

拉住她的乳房,咬住她的耳垂,下身更用力的頂進、拔出。看著她的膣肉隨著我

的陰莖被翻出、帶入,「一、二、三……」的聲音更高了。

「……三百三十一、三百三十二……」

我更加瘋狂的抽,猛烈的頂,陰莖在她的陰道裡狂插猛抽,她開始大聲的喊

叫,發出快樂的呻吟。

「我的老公……操我……我要你操……啊……哼……哼……快……」

她快活的不由自主的顫抖,我的陰囊狠狠地一下一下地打擊著她的外陰,發

出「啪啪」的聲音,我的快感越來越強。

突然我感覺她陰道一陣緊緊的收縮,宮頸口突然緊緊的夾住了我的龜頭,讓

我無法動彈。

「啊!」伴隨著她的一聲嗥叫,快活的嗥叫,我感覺一股熱流激射到我的龜

頭上,虹的高潮又來了。

此時我的精門再也無法緊閉了,滾燙的精液再次激射而出,射入虹的子宮,

快感從股間瞬間竄到天靈,傳遍全身,令我不由自主地緊緊抓著她的乳房……

「疼呀!」

隨著虹的哀嚎,我才回過味兒來,鬆開手。

我把虹重新抱起來的時候,才發現她的乳房上面的十個指痕,深深的淡紅色

的指痕圍繞著櫻紅的乳頭,像花一樣綻放。

虹眼中含著淚水,我們相擁著,好長時間沒有說話,慢慢品味高潮的滋味,

任由時間飛逝。

性愛歡愉的高潮慢慢地退卻後,我們不約而同的長長出了口氣,微微的動了

一下。

虹輕聲溫柔說:「看看你,太狠了,我上下都疼了!」

「不喜歡嗎?」

「喜歡!」

我輕輕地吻了一下虹,「知道現在什麼時候嗎?」

虹搖搖頭。

「已經淩晨兩點了!」

「難道我們……」

「對,差不多7個小時……」

「你真厲害!」

「你也是!」

「哎呀,你的辦公室,我的衣服!」

「不用管!」

「六點,保潔員要來打掃的!」

說著,虹離開我,開始收拾房間。

我坐著,點燃一根煙,看著赤裸的虹打掃戰場,陰莖又開始變硬。我從後面

抱住虹。

「別這樣,我們還有的是時間呢!」虹輕柔的說。

「好吧!」

等虹收拾妥當,我和她一起離開公司,但是虹沒有跟我一起回賓館,她說早

上還要給幾個部門開會,讓我晚些到公司,有事給我電話後,就自己走了。

我的杭州艷遇就這樣開始了。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